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高中作文 > 高一作文 > 列表
  • 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军训后悔十天,不军训后悔寒窗十年。——题记秋天的太阳似乎比夏天时更加炽热,初修完毕的操场国旗飘扬,穿了几周军训服的我们终于是走上了被晒黑的不归路。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周三,是军训生活的第一天。起床拉开窗帘,天还算不上蒙蒙亮,大抵只是黑暗,有些明亮的黑暗。今天起得比往常早些,穿上军训服戴上帽子,仿佛今天的我就是军人,二十一世纪的接班人。出门时天空泛紫,北斗七星刚缩回被窝...

  • 今日月光皎洁,竹影斑驳,窗外的风匆匆的潜在我的身边,又匆匆的离去。相信如月中天的时候大多数人已经沉入了梦乡。我也想要这样,只是我不能,我还有工作要做。所以没办法,只能与月为伴,与风为背。烛光摇曳着,我捻起一支旧笔,望着月光,轻轻的进入思索,突然轻拍了拍手,或许想到了,只是转瞬就忘了。我将美梦织成网,将我留在了自己的念想中。转眼望着星星,闪闪的耀眼。虽然不及月光,却仍努力地发出自己的光芒。我的急躁随...

  • 小到花草树木,大到物种争霸,无一不遵循弱肉强食的残酷法则。这法则由谁所起由谁所定,都无人知晓。可这神秘的法则偏是流传千古,深谙于世间。上下学时,总爱穿过小区花园内的丛林隧道,一边赏景,一边走路。我在一天天长大,身边的风景也在长大。逐渐地,我竟发现:由于隧道两侧的树木太过枝繁叶茂,使得隧道的光线愈来愈暗,遮得整条路阴森森的。两侧的低矮灌木受不到阳光哺育,已大片大片的枯黄,呈现出衰败之风。看到此景,我...

  • 老街依旧,花开如往。我,又来到了这里。时值初春,玉兰将播撒在枝头的念想舒展成一树美好,含羞、娇嫩。一阵风吹过,恍惚间望见,树下的你微笑着向我走来,用宽厚的手掌包裹着我的小手,牵我手走在玉兰树下。而玉兰们则被仙女用魔法全催开了,它们就这么咧嘴笑着,在风中轻歌曼舞,淡紫、粉白、深红、浅绿,充实了空气。融化了暖阳,那芬芳洒在书包上,落在你的肩膀上。你带我轻轻走过,花香弥漫了一路,追随着我们,一年又一年,...

  • 我和妈妈知道了家乡要建造国际机场,就迫不及待的和妈妈一起去看看。刚到国际机场我就被震撼到了。听说新机场将形成集航空、铁路、公路、城市、轨道等多种交通方式于一体的综合枢纽。实现畅通、便捷、高效交通集疏。由此可见,胶东国际机场将是多么壮观庞大啊!听说国际机场要征迁,这让我想起了我姥姥家要征迁的那天,工作人员要求把房子拆掉,说是要建造机场。姥姥是村里的老人了,没怎么读书。一直在这里生活着,没怎么离开过这...

  • 星火,星星点点的光亮。星火的光芒尽管微弱,却见证了光明的存在。即使是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让一颗小小的星子失去光亮。我童年时的回忆有一本《苏联童话故事》,其中有一个叫作《火星娃儿》的故事一直让我印象深刻。一颗小小的火星——不是星球的火星,而是烧炭时迸出的那种小而红热的火星,有着温暖而炽热的心。它化作人形,热心地去帮助别人,却在最后跳入河中救落水的孩子时失去了自己的火焰和生命。太阳感动于它的付出,怜惜...

  • 祖国是我们的母亲,一代一代的炎黄子孙在祖国的怀抱中成长,今年,祖国已经建国70年了,在这70年里,我们的祖国越来越繁荣昌盛,人们的生活水平也逐渐提高,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我们家三代的变化就可以看出来了。我爷爷小的时候,家里没有钱,只让上几天学,只要能认识几个字,会写自己的名字就行了,每天上学都要走好远的路,天没亮就去上学了。回来还要到地里拔草、浇水,还要照顾弟弟、妹妹。到了爸爸这一代,人们...

  • 跨越了历史的长河,接受过岁月的洗礼,我们的祖国已经历了70年的风风雨雨。借助盘旋在祖国上空的无人机,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似卧龙般伏在大地上,散在中国国土上的大运河和那绸带般的长城。万里长城是阳刚雄健的一撇,大运河则是阴柔深沉的一捺,两大人工奇迹组成了汉子中一个顶天立地的人,他们都是祖先们在悠悠岁月中的杰作。历史记录着人类前行的足迹,纪年恰如路碑将足迹连贯成线。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终于成立!...

  • 日薄西山,蝉鸣蛙叫,凉风轻拂,荷香弥漫。我躺在屋外的一把摇椅上,手捧着最爱的书。眼前荷香叶绿,风拂过,荷与叶摇摇曳曳,似在咿咿呀呀低诉着一曲清雅小调。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荷,你是周敦颐最爱的花!翻过一页,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都道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耳边传来一声女子的轻叹,低低一声,似有满腔哀怨与柔情,这被曹雪芹先生喻为最有灵性的女子,最后却是含恨而死。读完几篇,...

  • 漫画具有强烈的讽刺性和幽默性,一些漫画运用讽刺批评或表扬某些人某些事今天我看到了一幅令人深有感叹的漫画,看到这幅漫画,让我联想到了许多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事例。这幅漫画的图意是,在上车等候处的走廊上挂着一个母子上车处的车牌,其中有几名大模大样的男子,却在母子上车处的围廊上站着等候上车,一位男子穿着一件大毛衣,双手伸进衣袋里,第2位男子和第1位男子一样穿着一件大毛衣,双手伸进衣袋里,头还戴着一顶帽子...